校名.jpg


【校长推荐】请把课堂还给孩子们(邢桂娥)

请把课堂还给孩子们

邢桂娥

多少教育理念层出不穷,多少教育方法推陈出新,从教十年,我在这众多教育思想里模仿尝试,总想找到适合自己教学风格的真谛。却在后来的实践中才真正明白,我们不能盲目地去推崇某种方法和理念,我们真正应该更多关注的是孩子,了解孩子们真正需要么样的课堂?了解孩子们真正喜欢么样的课堂?

诠释这两个问题还得从我最近上的两节课开始谈起。最近教研公开课《地震中的父与子》说实话,这样的生死大爱很难让孩子们能够入情入境的感受课文。在后面朗读课文时,我发现孩子们在面对地震中父亲对着废墟里儿子歇斯底里的呼喊的时候,孩子们脸上不是伤心难过,而是发出了笑声。这样的笑声在这样的场景里显得极不合时宜,这样再一次应证了我之前的顾虑,但是也让我明白了我明天的课应该怎么上了。

第二天的公开课如期举行,我一改平时的满脸笑意,而是表情变得凝重。开场白讲到了昨天孩子们在读到地震中的情节时发笑的场景,谈到了老师的感受,播放了一段地震中的视频。一幅幅满目疮痍的场面,一幕幕对失去亲人时痛不欲绝呼唤的场景,孩子们的眼睛由慢慢的湿润,跟随里面的情节而或喜过悲他们在父亲挖掘废墟里的孩子时,神经紧绷,朗读时读出了悲伤的情感;在父亲和儿子团聚时,孩子们脸上的乌云终于拨开,那种喜悦无异于自己投入了自己爸爸温暖的怀抱;最后高潮部分,配乐讲汶川地震中,一个妈妈为了救自己襁褓中的孩子不惜用自己的身体挡住一切危险的故事,孩子们再一次被感动得泣不成声了。

设计这样的一节课,是因为我知道了:孩子们需要什么?他们需要的是对地震这种自然灾害的理解和体会,没有这样情景的体验,他们的感情不可能和文本产生共鸣。

那么孩子们到底喜欢怎样的课堂呢?听过很多的公开课,我发现老师们都会精心地去设计每一个环节,精心地去预设每一个生成,甚至更有甚者会设计自己每一句的“台词”。我们总在这个“精心设计”中按部就班,孩子们总在这种“精心设计”中昏昏欲睡。老师们设计的真的是学生喜欢的吗?值得我们去思考。

最近的一次家长开放日课上,我选择了《落花生》这篇课文。这篇课文语言朴实易懂,文章脉络非常清晰,对于有着自学能力的五年级孩子来说,读懂课文并不是很难。可是孩子们到底是怎么去理解的呢?在分析课文时,我把问题抛给了孩子们。“孩子们,我们古人说:学贵有疑,小疑则小进,大疑则大进。你对这篇文章有哪些体会或者疑问呢?

思维迸发的涟漪在教室里激荡开来,小手高高举起,一个劲的喊着老师,好像急于把自己的想法跟大家分享,第一次感受到了孩子们“翻身做主人”的渴望。孩子们提问有些是比较小的问题,但确实是们理解的盲区,而有些孩子提出的问题却一下子就能够把握文章的中心。我之前设计了很多课件,由于孩子们提问的顺序不一,因此我并没有按照之前的设计进行,而是在孩子们有疑问的时候,摘挑出来跳跃式讲解。

在孩子们正讲得很尽兴很投入的时候,我们班陶司牧站了起来,“老师,我觉得文中:‘父亲的话却深深的印在我的心上。’这句话中的‘印’字我觉得可以换成另外一个字。”当孩子在提出这个问题的时候,我正无比的兴奋,因为这是我之前在课件里设计过的,把“印”字换成“记”字,让孩子们来比较哪个字用得更好,当然是作者用得好,正当我要把这个课件调出来的时候,那个孩子接着说:“老师我觉得‘印’字用得不好,我想换成‘刻’字。”我一下子惊呆了,这绝对是我之前所没有预设到的,孩子们敢于挑战权威了,而且老实说,这个“刻”字确实比文中的“印”字更加的深刻,更加能够表达作者的情感。我用惊讶和赞许的目光看着这个孩子,心中无比的激动。“孩子们,你们觉得哪个字更好呢?”孩子们七嘴八舌的争论开了,有很多同学不认同他的观点,因为在他们看来,我们班同学怎么能够和作者比了。可是也有一部分同学却认为陶司牧的字用更好,因为他们说“印”字只在表面上的,“刻”却可以深入骨髓,因为有一个词就叫“刻骨铭心”……最后当我说出认同“刻”字用得更好时,孩子们惊呆了,都为陶司牧同学鼓掌。最后结束语我对孩子们说:“孩子们,课堂应该是你们的,课堂的精彩正是由于你们思维火花的碰撞才能生成这样的精彩,老师为你们的精彩感到自豪和骄傲。”话音刚落,教室里掌声雷动。这个掌声不是给我,而是应该给这些智慧的孩子们。

回到我们之前的话题:到底怎么样的课堂是学生需要的?在围绕教学大纲的前提下只有满足孩子们的求知欲望、认知欲望和情感需求的内容才是学生真正需要的。怎么样的课堂是学生喜欢的?能调动学生的的积极性,把课堂的主动权交给孩子,让他们在这样一个自己热爱的舞台上尽情展示自己的课堂才是学生最喜欢的课堂,所以:请把课堂还给孩子!

                 


 


珠海北大实验学校